查看: 1911|回复: 1

头目涉案10亿被捕前将手机扔水池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5-8-22 03:08:1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从刚刚抓获的嫌犯沈宏伟口中,戴陶和杰瑞得到了一个重要线索——一个叫阿金的人专门从事非法伪造印尼身份的买卖,在沈宏伟之前,阿金刚刚帮吴龙“造”了一个印尼身份。而这个吴龙,正是此次抓捕的逃犯之一。吴龙和他的“老板”江平等人在国内涉嫌一起十亿元的案件,受害人多达上万名。特别行动队的警察们决定先会会这个阿金……

  假“阿金”被扑倒在地,只有一个人没有围观

  夏日雅加达的独立广场,烈日普照。戴涛、季旺和印尼特别行动队的警察们,分散在人群中寻找着目标。印尼警察杰瑞再次拨打了阿金(化名)的电话,却依然无法接通。独立广场上烈日炎炎,几个人脸上都布满了汗水。

  “奇怪,难道是抓捕沈宏伟走漏了风声?”戴涛轻声问。

  “不会,咱们的消息控制得很严,不可能有人知道。”杰瑞回答,目光却并不看戴涛。

  “那咱们再找找。”戴涛说着,与杰瑞分开。

  按照约定,杰瑞和阿金应该在独立广场的民族独立纪念碑附近见面。但时间已经超过了约定时间十多分钟,阿金却还是没有露面。正在杰瑞疑惑之际,阿金的电话打了过来。

  “喂,你到了吗?”阿金在电话那头问杰瑞。

  “我到了啊,你在哪里?”杰瑞问。

  “你把手举起来,我就能找到你。”阿金说。

  杰瑞知道这个人很狡猾,不探清虚实是不会轻易露面的。于是便按照他的方法,举起右手,环顾四周。这时,一个印尼人从五十米外向他走来。

  杰瑞知道这个人就是阿金,冲他招了招手,在他回应之后也慢慢地向他靠拢。与此同时,在人群中隐藏的其他便衣警察也逐渐缩小着包围圈。

  戴涛和季旺距离较远,默默地靠近着,眼看就要到了抓捕时机,季旺却突然发现了问题。

  “戴哥,沈宏伟不是供述过吗?他找的阿金是六十多岁的人,但现在这个是不是太年轻了?”季旺急切地问。

  戴涛也反应过来,面前的那个印尼人看年龄不过三十四五岁。不对!这个人不是阿金!戴涛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如果现在出手,很可能中了对方试探的计策。但他此时距离杰瑞太远,根本无法阻拦。眼看着,杰瑞和那个印尼人已经走到了对面。

  “季旺,马上观察一下周围的情况。”戴涛话音未落,季旺已经开始行动了。在工作中,战友之间的默契是非常重要的。根据以往的工作经验,如果来的人是阿金为了避险而安排的,那阿金也很有可能隐藏在附近观察。

  这时,特别行动队的便衣警察已经动手了,那个印尼人瞬间被扑倒在地。好奇是人的天性,周围的游客被惊动,纷纷围观。而只有一个人在向人群外快步疾行。

  “戴哥,你看那个人!”季旺的眼力果然好使。

  戴涛循声望去,季旺指的那个人年龄在六十岁上下,穿着一身蓝色的衬衣。“别让他跑了!”戴涛边说边通知杰瑞。

  杰瑞发现了蹊跷,带着两名行动队员也追了过来。几个人一前一后,在那个蓝衣人即将穿过马路的时候,将他拦了下来。这时,一个行动队员押着那个印尼年轻人,跑到杰瑞身边。

  “是不是他?”行动队员问印尼年轻人。

  “是,他才是阿金。”印尼年轻人低下了头。

  “还有什么可说的?”杰瑞质问他。

  阿金看自己瞒不住身份,抬起头叹了口气。“对,我就是阿金,你们找我什么事?”

  杰瑞笑笑。“找你什么事你自己应该知道,走,先去你的公司看看。”他挥了挥手,行动队员便看押住阿金。

  他已经支付了4000美金的手续费

  阿金的公司离独立广场不远,步行只有十分钟的路程。到了之后大家发现,阿金的公司就设在一栋40平方米左右的公寓里。杰瑞一走进去,就发现了一桌子的电话卡。

  “怎么这么多电话卡?”杰瑞问。

  “打电话用的啊。”阿金辩解。

  “你们两个人,用十个电话卡打电话?”杰瑞皱眉。

  阿金已经知道了杰瑞等人的身份,雅加达特别行动队的反暴恐警察在当地是有名的。阿金顶不住压力,犹豫了良久,终于张了嘴。“我承认,是我给那个中国人办的印尼身份。”阿金说。

  “给哪个中国人?”杰瑞问。

  “就是你们抓的那个中国人啊。”阿金十分狡猾,并不明说。

  “你给多少中国人办过身份?”杰瑞问到了要害。

  “我……”阿金又犹豫了。

  “说,如实承认才能将功补过。”杰瑞说。

  阿金叹了口气。“好,我说。”

  在他的供述下,警方获知,他在短短半年时间内为十余名中国人办理了假的印尼身份。在杰瑞的要求下,阿金将办理手续的所有材料拿了出来。经过详细比对,戴涛不但从里面发现了沈宏伟(化名)的材料,还发现了逃犯吴龙(化名)的材料。看来沈宏伟确实没说谎话。

  “这个人的身份也是你办的?”戴涛问。

  阿金拿过材料端详着,点点头。“是的,是我办的。”

  “他现在在哪里?”戴涛问。

  “这个……”阿金想了想。“我没去过他的住处,这份材料上虽然有他的地址,但我想,一定也是假的。”

  在戴涛和季旺此次来印尼执行缉捕工作之前,猎狐行动办的刘主任和缉捕队长文小华就再三叮嘱,一定要全力缉捕沈宏伟和江平(化名),而这个吴龙,正是和江平一起潜逃的同案犯。江平、吴龙等人在国内涉嫌一起十亿元的案件,受害人多达上万名。在案发后,公司的主要人员按照提前预谋的计划开始逃窜,以不同的国家和路线出逃至世界各地。江平的逃跑顺序为中国香港、泰国、马来西亚、印尼……而吴龙身为江平的“马仔”,很有可能和他在一起。依此推断,只要能找到吴龙,就有可能顺藤摸瓜,缉捕江平。

  “那有什么办法找到他吗?”戴涛在一旁问。

  “可以。”阿金没再犹豫。“只要你们给我机会,我就可以协助你们找到他。”阿金不失时机地讨价还价。

  “你怎么协助我们找到他?”杰瑞问。

  “他办理的材料还没完全取走,我可以把他叫过来。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他肯定来。”戴涛在一旁又问。

  “他已经支付了4000美金的手续费,我让他下午来取,他不会不来的。”阿金回答。

  吴龙这个惊弓之鸟坐不住了

  于是阿金在杰瑞、戴涛等人的监督下,给吴龙打了电话。他告诉吴龙,印尼的假身份已经做好了,只需要过来支付1000美金的余款就可以把材料拿走。对方答应得很痛快,说下午会过来取。于是戴涛和杰瑞等人就一直守候在阿金的办公室里,守株待兔。

  到了下午三点的时候,阿金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。阿金正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,一听声音顿时紧张起来。“估计是吴龙。”他说。

  杰瑞示意他开门,自己则和两名行动队员一起躲到了里屋。

  门一打开,来人正是吴龙。吴龙身体魁梧,是中国南方人,出逃前曾是集团的行政负责人。他一进门就自顾自地坐下,跷起二郎腿,显得很疲惫。“这么快就好了?”他问阿金。

  “是啊,我办事你还不放心?”阿金笑着回答。

  “新的身份叫什么名字?”吴龙问。

  “叫田超。”阿金回答。

  “怎么起了个这样的鬼名字?”吴龙问。

  “没办法,这个叫田超的中国人丢了护照,所以咱们正好借他的身份。”阿金回答。

  “哦,明白了,那咱们别耽误时间,一手交钱一手交货,我很忙,一会还要去别的地方。”吴龙说着站了起来。

  阿金之所以与吴龙说了这么多,其实完全是按照戴涛和杰瑞的要求,来证实吴龙的身份。通过刚才的一番谈话,吴龙的身份已经确认无疑,这时,杰瑞从里屋走了出来。吴龙没想到里屋有人,一看到杰瑞,下意识地退后。

  杰瑞没有立即擒获吴龙,而是装作不懂中文的样子,指着吴龙用印尼话问阿金。他在利用这个间隙,去进一步观察吴龙的外貌。但吴龙这个惊弓之鸟却坐不住了,他拿起材料就往外走。

  “喂,你的尾款还没有给呢。”阿金站起来追了过去。这时,吴龙已经从快走转为奔跑。

  “站住,不许跑!”杰瑞等人紧随其后追了过去。

  吴龙“醒了”,他在刚才看材料的过程中已经预感到,这是阿金设置的陷阱。既然虚假的身份材料并没有办完,那阿金把他叫来一定另有企图。吴龙奋力奔跑,但刚到楼梯口,便被迎面而来的戴涛和季旺截住了。

  “吴龙是吗?”戴涛开门见山。

  “我……你是……”吴龙气喘吁吁,茫然无措。

  “我们是中国警察。希望你配合工作。”季旺说着拿出了证件。

  这时,杰瑞和其他队员也跟了上来,一下把吴龙擒获。

  “那件事情与我无关,我只是跑腿的……”吴龙被反扭着双臂,不断地申辩着。

  “回去再说。”杰瑞把手一挥,吴龙便被行动队员们押下了楼。

  “那我……是不是就……没事了?”阿金在后面问。

  “等候处理,24小时开着手机!”杰瑞严肃地回答。

  “江总”今晚十点将飞往澳大利亚

  在特别行动队的看押室里,戴涛、季旺和杰瑞坐在吴龙对面。吴龙戴着手铐,无精打采地低着头。

  “吴龙,过多的话我不想说,现在我就直接地问,江平在什么地方?”戴涛开门见山。他知道像吴龙这种聪明人,其实不用多做政策攻心,权衡利弊、孰重孰轻,他自己会有判断。

  “我……我也不太清楚……”吴龙低着头装傻充愣。

  戴涛是审讯的高手,知道吴龙此时的状态是畏罪心理的典型表现。对付这种状态的人,必须要继续施压才能突破。

  “不太清楚?那所有的事情都你一个人承担?”戴涛问。

  “什么事情?我承担什么啊?”吴龙惊讶。

  “这么多被害人倾家荡产的。你和江平倒好,一起逃到了印尼,如果江平找不到,那等你回到国内的时候,被害人会找谁?你自己好好想想吧。”戴涛一边说,一边用指关节敲击桌子以示强调。

  “我……”吴龙语塞,他是聪明人,自然懂得戴涛的意思。他沉默了良久,才抬起头。“警官,给我支烟好吗?”他提出要求。

  戴涛知道吴龙的这个举动,是开始沟通的预兆。于是跟杰瑞要来一包烟,丢给吴龙。

  吴龙自己点燃,狠狠吞吐了几口才说:“我知道江总在哪里住,但到现在这个时候了,你们不一定还能截住他。”吴龙说。

  “什么?为什么不能截住他?”戴涛皱眉。

  “在公司出事之后,江总和其他几个老板在一起开过会,认真研究过怎样出国避险。为了逃脱警方的追踪,他们每个人出国的路线各不相同,江总的路线是香港、泰国、马来西亚、印尼,之后是……”他犹豫着,抬头看着戴涛。

  戴涛并没有催他,不想起到适得其反的效果。

  吴龙犹豫了良久,继续说:“之后他将去往澳大利亚,这也是他到印尼中转的目的。”

  “澳大利亚?”戴涛皱眉。“那他现在在哪里?何时去?”

  “现在几点?”吴龙问戴涛。

  “现在?”戴涛看看手表。“现在是下午五点。”

  “江总会乘坐今晚十点的飞机,飞往澳大利亚。”吴龙说。

  “十点?”戴涛紧张起来。“他住在哪个宾馆?说!”

  “他……”吴龙与戴涛对视着,经历着内心的巨大挣扎。“他在雅加达市中心的一个宾馆,名字叫……”吴龙放低了声音。塑美极加盟超声刀治疗www.nstchina.com
发表于 2016-12-12 13:16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论坛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著名网 ( 粤ICP备11096607号-15 )

GMT+8, 2020-11-26 12:01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